“我们逃跑吧。”

    罗莎琳在花园旁的空地上做着拉伸,后背时不时传来隐隐约约的痛感,但和她最初苏醒时的疼痛相b已经不足以挂齿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她话音刚落,阿曼德就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罗莎琳站起来,将手掌覆上阿曼德膝上的书页,迫使他看向自己。她没料到他会直接拒绝她,不由得心烦意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左手边远处墙边上那几个黑衣人,天天被他们这样像坐牢一样盯着,你反而在这享受起来了?”

    阿曼德轻轻牵住她的手,不急不躁地向她解释:“误入瓦莱西亚只是一个意外,现在我们待在医院,是接受人道主义救助的别国公民。但如果你试图逃跑,他们就有了你的把柄,立马可以给你套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,随意拿捏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种事情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。”

    他有意无意地又补了一句,仿佛在暗示些什么,这下彻底激怒了罗莎琳。

    “哈,说得你好像以前被囚禁过一样。”

    装什么装,好像他真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。

    阿曼德没有理会罗莎琳的嘲讽,语气依然平静淡然,但说出的每个字却牢牢扎在罗莎琳的心上:“即使你成功躲过他们跑出了医院,能去哪里?这里是市郊,你是想在踏上地铁之前就被赶来的黑衣人抓住,还是想劫持一辆出租车远走高飞?然后呢,买张机票回塔尔吗?你如果想走,等你想起所有回忆后,我们可以立马动身。但现在的你身T没有完全恢复,对过去的事也一知半解,怎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?”

    印象中这是第一次,阿曼德没有顺从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又没有做过亏心事,你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逃跑吧。”

    罗莎琳在花园旁的空地上做着拉伸,后背时不时传来隐隐约约的痛感,但和她最初苏醒时的疼痛相b已经不足以挂齿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她话音刚落,阿曼德就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罗莎琳站起来,将手掌覆上阿曼德膝上的书页,迫使他看向自己。她没料到他会直接拒绝她,不由得心烦意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左手边远处墙边上那几个黑衣人,天天被他们这样像坐牢一样盯着,你反而在这享受起来了?”

    阿曼德轻轻牵住她的手,不急不躁地向她解释:“误入瓦莱西亚只是一个意外,现在我们待在医院,是接受人道主义救助的别国公民。但如果你试图逃跑,他们就有了你的把柄,立马可以给你套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,随意拿捏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种事情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。”